首页保定新闻、雄安新区新闻线索征集 Tel:0312-5901137
中国唐尧网 > 旅游 > 游遍保定

铜塝铁底金线河 ——兼谈“太平桥”的文物内涵

文章来源:保定日报 | 发布时间:2019-12-23 14:59

       

唐尧网综合报道 清苑中冉村北,潺潺流水的金线河,业已断流六十年。昔日,一群光腚顽童相拥着从石桥上跳入河中顺流戏水,惊得那三五成群的皇姑鱼儿纷纷跃出水面察看,吓得那远处的几只水鸡急忙潜入水底,连那倒映在水中的两岸堤坝和歪脖柳树也被搅得一塌糊涂。那些戴草帽拿锄头种田的、背渔网赤双足打鱼的、南来北往进城下乡的客商,每天在石桥上穿梭而行,络绎不绝。

如今,这条43公里长的金线河,绝大部分已变成良田。只有那座万历年间重修的古石桥,依然孤寂歪斜地静卧在故河道上,不厌其烦地向过往路人们诉说着往昔的沧桑。

太行北端,有一座挺拔秀丽,直刺云天的狼牙山。从狼牙山沿着山深林密,峰峦峻峭的太行山脉南行,很快便进入今天的顺平县境。

顺平,史称曲逆国,亦称蒲阴国。

蒲阴东南,有一条五狼沟,和太行山脉相连。沟内巨岩层现,涧曲泉清。在那蜿蜒起伏的山涧里,泉水从各个狭小而深邃的山石间,不断地往外喷涌。一股股涓涓细流从山谷中不停地转出,越聚越多,越流越湍,越湍越急,撞到山根的石头上,立刻像千千万万的珍珠四处散花。忽然,一块貌似巨鱼的大石,拦腰挡住了河水的去路,逼着河水不得不“曲而西流”。这就是郦道元在《水经注》中提到的曲逆河啊!

史称其“枉渚回湍,率多曲复,亦谓之曲逆水。”后因曲逆不善,改称蒲阴河。

曲逆河也好,蒲阴河也罢,它一头向西南逆行,经过千回百转,拐来拐去,最后还是乖乖地向东南方向流去。在方顺桥村西,汇流泻入金线河和百草沟。

据清苑县志顺治十七年所载(1661):(金线)河之上流有二,一自满城之方顺河,一自庆都之龙泉河,至魏村两水汇为一,东流至此(中冉、北大冉)成巨津也。

金线河流经清苑的魏村、白团、中冉、北大冉、赵庄、石桥等村,从莲花闸注入府河,与漕河汇流后,通过白洋淀入海。金线河,河道弯曲,穿村较多,总长43公里。

金线河,是一条历史悠久的河流,源于蒲阴。

随着高山平湖、沧海桑田的剧烈变迁,据明朝嘉靖年间的《清苑县志》所载,金线河已成为旱则干枯,雨则泛涨,汛则漫溢的季节性河流。一遇暴雨,漫溢成灾。

金线河,仅据1954年至1964年统计,就有7年漫溢决口,造成不同程度的损失。1963年遭遇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后,随着清水河、龙泉河的治理,将京广铁路以西的所有水源导入龙泉河,金线河成无源之水,旧河道慢慢被填平。

金线河,是一条美丽的河流,从中冉村北边缓缓流过。说它美丽,除了风景秀丽,景色迷人外,它还有很多美丽的传说和趣闻。

金线河,河床不宽,河道不深,堤坝也不很高,河水时有时无,时高时低,却被三里五乡的百姓们誉为“铜塝铁底”金线河。

笔者小时候,听村里老人们念叨,金线河是后周末年,宋太祖赵匡胤在清苑故居招兵买马时,开凿的一条运粮河。最早修建的“太平桥”,大约在1000多年前的宋太宗登基后的太平兴国年间。

金线河弯弯曲曲的两道长堤,都是清一色的黄土堆成,在阳光照射下像铜一样闪闪发光;而河底却是坚硬的黑泥,像铁一样乌黑,它湿了粘、干了硬,不湿不干刨不动。

在金线河的河床上,盘根错节地生长着两种野草。一种叫铜网根,因根茎被淡红色的薄皮包裹而得名;一种叫铁网根,因根茎被浅黑色的薄皮包裹而得名。它们的根茎十分发达,穿透力极强,有的可达丈余。凡是有根茎的地方,就能从节间发芽生长,繁殖能力超凡。

这两种野草,虽无花无果,但叶子又长又窄又尖,既耐旱又耐涝。大旱三年,它依然存活。任凭洪水冲刷,风吹雨打,仍然牢牢地钉在河床上,年复一年地保护着金线河。老人们说,铜塝铁底金线河,其实是因这两种野草而得名的。

“铜塝铁底金线河,三条腿的蛤蟆多。”这是金线河的又一奇观。从小(石)桥顺着河堤向东北方向的北大冉村走,大约500米左右,有一片榆树坟。在这段金线河里,不知什么原因,这里的青蛙出现变异,经常有一些畸形三条腿的蛤蟆出没,而在全村别的地方,却一只也没有。

人们常说:两条腿的人到处都是,三条腿的蛤蟆无处找寻。而在这段金线河边,你可经常看见三条腿的蛤蟆一蹦一蹿,到处跳跃。

中冉村北的金线河上,有两座古石桥,距古城保定,不足十公里之遥。

西边的“太平桥”,俗称大(石)桥。此桥南北走向,桥下8排散柱,桥面7列条石,宽5米,长16米,南北引桥各5米,是魏村、冉庄一带老百姓进城购物,保定商人贩货下乡的必经之路,曾是一条繁忙的运输通道。

东边的“通天桥”比较窄,桥面也是条石结构,桥桩由几排圆柱石墩堆砌而成,人们习惯叫小(石)桥,主要为种地方便所修。它也是安国、博野、蠡县一带农民进城的要道之一。

两座古石桥,何人何时建成,因年代久远,已无据可考。如今只有“太平桥”下的横梁上“万历四十一年孟春(即公元1613年正月)重修”几字,仍然清晰可见。古石桥的历史可见一斑,建造最晚也应是四百多年前的明朝无疑。

古石桥,它见证了清朝最后一名状元刘春霖赶着三套马车到中冉岳丈家吊孝拜灵的盛景。古石桥,它还是爱国将领冯玉祥经常到中冉找回民摔跤会友的必经之路。古石桥,它还是中冉村老党员郭大义拉洋车时和地下党的城工部秘密传递情报的联络点。古石桥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63年特大洪水到来前一天,中冉村参加过“群英会”的全国劳模郭淑芳大娘,曾在四个青年拿着绳子护送下,冒雨从桥上蹚着齐腰深的河水,到南沟头村接生救人。

现在,小(石)桥已被挖沙土坑的人所毁,桥面丢失,桥墩难觅,历史影像,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大(石)桥也早已荒废多年,如不及早采取措施,加以修复保护,过不了多久,恐怕也将荡然无存。

笔者小的时候,每逢夏日,浑黄的金线河水潺潺东流。河两侧那弯弯的长堤,坡上坡下,绿草如茵。红、白、黄、蓝、紫,各色野花点缀其中,红的似火,白的如玉,黄的呈金,蓝的像宝石,紫的赛翡翠,真可谓姹紫嫣红,绚丽多姿,五彩缤纷,美不胜收。小桥北岸,紧靠堤坡有一眼水井,八挂水车旁的两棵刺槐,高大挺拔,枝繁叶茂,蔽荫数丈。串串槐花,迎风摇曳,散发着迷人的馨香。蝴蝶在百花间漫舞,蚂蚱在草丛中爬行,喜鹊在河面上嬉耍,小鸟在树冠中高鸣。从远处看去,犹如一幅幅美丽的图画。

那蜿蜒东去的金线河水,无私地滋润着两岸河床上的大豆和高粱。那些枝枝杆杆蔓蔓叶叶,严严实实盖满河床,微风吹起,红绿掩映,累累果实,随风摆动,堤内堤外,一派丰收景象。

如今,这美丽的铜塝铁底金线河,只留下美好的记忆。

据介绍,清苑区委、区政府对这座古石桥也非常重视,已于2015年将之定为县级文物。村民们保护文物意识也日益增强,自发地组成了护桥队。大家期盼金线河上仅有的历史文物,尽快修复保护起来,传承发扬光大,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些怀念历史的寄托。

       
       
           
           
展开全文
       
     
返回唐尧网

我要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最少{{pcommentminlength}}字符,最多{{pcommentmaxlength}}字符,已输入字符:{{pcomment.length}}

全部评论

  • {{m.content}}
    {{m.posttime | date:'yyyy-MM-dd HH:mm'}} {{commentcount-$index}}楼 / 共:{{commentcount}}楼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