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保定新闻、雄安新区新闻线索征集 Tel:0312-5901137
唐尧网> 微言

胡歌:最高级的整容,其实是整心

文章来源:拾遗 | 发布时间:2017-12-21 15:24

胡歌的生命之河,在2006年8月29日骤然拐弯。

这天晚上,吃过饭后,胡歌带着助理张冕坐上了自己的车,他们要连夜从横店赶往上海,参加《射雕》剧组第二天的宣传活动。

胡歌坐车喜欢坐副驾驶座。

但张冕见他拍了一天戏,疲累不堪,就心疼地对他说:“换个位置,你坐后面,好好睡一觉。”

晚上10点多钟,沪杭高速上,司机小凯只打了几秒钟瞌睡,只听得“砰”地一声,胡歌的车和一辆大货车追尾了。

胡歌醒来的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闪着红蓝光的警车。

然后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冲入鼻腔,胡歌一摸脖子,血肉模糊,鲜血还在不停地往外溢。

他暗叫:“完了完了,可能颈动脉破了。”然后他一摸右脸一摸右眼,血肉模糊,没有一点知觉,他暗叫:“完了完了,眼睛可能没有了。”

1.webp.jpg

整个晚上,胡歌都是在手术中度过的

他先问医生:“我是不是颈动脉破了?”他担心自己会死。医生说:“没破,你放心,没事儿。”

其实,他的颈动脉已经暴露在外,只差那么一点点,就小命不保。

胡歌又问:“我的眼睛没有了吗?”

医生说:“还在,只是眼皮受伤了。”

胡歌一听,心情大好。

后来,他写文章回忆说:“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一个是生命,一个是眼睛,这两个都保住了,我很知足了。”

虽然脸已经毁了容,但他觉得这点毁容与“命和眼睛”相比,实在算不了什么。

于是,他竟然怀着轻松愉悦的心情,与做手术的医生交谈了六个半小时。

他甚至自嘲地说:“破相了,我就去演梅超风,还不用化妆。”

医生在他颈上、脸上、眼睛上,一共缝了120多针。

2.webp.jpg

第二天,一见到公司老板蔡艺侬,胡歌就问:“冕和小凯怎么样了。”

蔡艺侬笑着说:“他俩都还好,就你伤得最重。”

胡歌吐出一口气:“那还好。”

出了车祸后,胡歌的手机就被蔡艺侬给没收了。

没收的理由是:“手机有辐射,对伤口不好。电话太多,影响你休息恢复。”

每天,胡歌只能借蔡艺侬手机,给妈妈发几条短信。但每次借蔡艺侬手机发信息时,

蔡艺侬都会郑重告诫:“我手机里有很多隐私,不准乱翻。”

胡歌哼了一声:“小人之心。”

胡歌哪里知道,蔡艺侬这样限制他是为了隐瞒一个信息——他的好友兼助理张冕已经死亡。

9月4日晚上,胡歌正在给妈妈发信息时,一条发给蔡艺侬的信息进来了。

胡歌本来不想点开看,但他无意中看到了“悼文”两字。他犹豫了一阵,越想越不对,

于是点开了那条信息。

看完后,胡歌哑着声狂叫。

蔡艺侬冲进去问:“怎么了?”

胡歌指着手机,一字一句问道:“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蔡艺侬低头,哽咽着说:“冕已经走了。”

胡歌楞了好一阵,才放声大哭起来。

蔡艺侬赶紧说:“你眼睛动了手术,不能哭。”

胡歌就把头放得很低很低,让眼泪一滴一滴直直掉在地上。

“换个位置,你坐后面,好好睡一觉。”

张冕的这句话,那天晚上在胡歌脑中盘旋了整整一夜。

两周后,胡歌战战兢兢拿起镜子,“我渴望从镜子里寻找到勇气和力量。”

“咔嚓”一声,胡歌似乎听得到了自己信心崩溃的声音。

“镜子把一个迷茫、恐惧的男人丢在我面前,他满脸伤痕、浑身血垢,脸上也布满了伤痕,像从裁缝铺里出来的一样。”

作为偶像人气明星的胡歌,实在难以接受镜子里的那张脸,“我的演员路可能走到头了。”

胡歌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3.webp.jpg

1982年,他出生于上海一个普通家庭。爸爸是网球教练,妈妈是教师。

读幼儿园的时候,胡歌比较内向,妈妈希望胡歌变得外向一些,就带他去考上海电视台小荧星艺术团。三万多人报考,只招60个,没想到胡歌竟然被录取了。

从此他就走上了演艺之路。

14岁那年,他又成功当选上海教育电视台小主持人。让无数少年“羡慕妒忌恨”。

2001年,胡歌报考了中戏导演系,成绩好得吓人——第二名。正当好多考生羡慕得流口水之际,胡歌却放弃了去中戏,因为爸妈不希望他离开上海。

于是胡歌又报考了上戏表演系,成绩依然好得吓人——第三名。

学表演还没毕业,他就被唐人影视看中,签了约,拍了电视剧《仙剑奇侠传》。

他在剧中塑造了“李逍遥”一角,火得简直一塌糊涂。

随后又拍了《天外飞仙》等剧,更是红得发紫,被圈内人称为“古装小王子”。

可就在他大红大紫之际,他接拍了《射雕英雄传》,而这部戏,给他带来了车祸。

“命和眼睛虽然保下来了,但我觉得自己的演艺生涯结束了,脸伤得太重了,这张脸不够资格再去做演员。”

他想转型去做幕后,他甚至自嘲地说父母说:“反正已经赚了一些钱了,下半辈子生活基本不用愁了,转去做幕后也没什么不好。”

父母只好躲在一边,悄悄抹泪。

很多人劝公司老板蔡艺侬:“赶紧换人吧,胡歌不行了。”“你跟电视台都签约了,到期不能交剧会面临巨额赔偿。”

但蔡艺侬总是一句话:“《射雕》的郭靖只可能是胡歌,否则这部戏我就不拍了。

哪怕是赔钱,我也认了。

最后这部戏因档期延误,她赔了电视台一千多万元。

这些事,她都没告诉胡歌,她只对胡歌说了一句话:“剧组已经停工,就等你回来。”

胡歌听着这句话就哭了,“为了剧组,我也不能放弃。”

然后,他跟着蔡艺侬,开始了漫长的整容修复之旅。

在韩国顶级专家的十几次修复下,胡歌脸上的疤痕几乎都消除了。

“这已经算是幸运了。”

但幸运中也有一个大遗憾,就是右眼留下了一道永远的伤疤。

康复近一年后,胡歌才回到《射雕》剧组。

胡歌车祸归来后,蔡艺侬给剧组下了一个死命令:“胡歌所有造型必须带刘海。”

因为刘海可以遮掩眼睛上的伤疤。

后来,蔡艺侬把这条规定,写进了胡歌所有的演员合同。

微信图片_20171221110630.jpg 

胡歌虽然回到了剧组,但他“演”得并不开心,因为他经常遭遇一种情况:就是导演和摄像聚在一起讨论,如何遮掩和避开胡歌眼上那道疤痕。

胡歌心里很难过,他并不怪导演和摄像,他只是有点恨那场车祸。

很长一段时间里,胡歌外出时都带着黑框眼镜,用右边刘海遮住眼上的疤痕,

拍戏时,他也尽量避免这个视角。

以至于拍戏时总是畏畏缩缩,剧组的一些小妹妹由此叹气:“那个‘逍遥哥哥’被车祸带走了。”

就这样,胡歌稀里糊涂地拍了几部戏。

2008年,马楚成请胡歌出演《剑蝶》,在《剑蝶》中,他饰演一个大反派。

由于饰演的是大反派,胡歌完全不用顾忌形象,所以反而演得如鱼得水。

这部电影杀青时,马楚成跟胡歌说了一句话:“别被偶像剧局限了,你可以胜任任何剧。”

听到这句话,胡歌浑身一颤。

那天晚上,他失眠了,对着镜子,他抚摸眼上的疤痕:“这道疤永远抹不掉了,难道你要困在这道疤痕里一辈子吗?”

他躺在床上,反复琢磨马楚成那句话,琢磨着琢磨着,突然就想通了。

“既然这道疤痕会跟我一辈子,那我为什么不索性接受它呢。如果我的戏演得足够好,又有谁会去在乎这道疤痕呢。以前大家都称我偶像派明星,我自己也背上了偶像的包袱。从此以后,我不要做明星了,我要做一个演员。”

微信图片_20171221110640.jpg

明星,靠“脸”;演员,靠“戏”。

《剑蝶》之后,胡歌接拍了《神话》。这是一部大制作电视剧。

在为胡歌定妆的时候,剧组按照合同的约定,为“蒙毅”将军设计了一个刘海。

但胡歌说了一句话:“把这个刘海拿掉吧,秦朝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刘海。

要拍这戏,就得按那个朝代的造型来。

这话把导演都吓了一大跳:“这可是你演员合同规定的。”

胡歌斩钉截铁:“就按我说的来。”

剧组赶紧联系胡歌老板蔡艺侬。

一会儿,蔡艺侬就打来了电话:“你疯了啊?这可关乎你的形象。”

胡歌对蔡艺侬说了这样一句话:“虽然那个疤那么明显,但我觉得那就是我!真实!这个疤已经成为我的一部分了。如果我想要观众接受它,我自己就必须先接受它。”

蔡艺侬一听,说了一字:“行。”

结果《神话》一出,所向披靡。首播收视率3.13%,单集最高收视率4.13%,创下央视八套收视纪录。

2010年春节,胡歌打开电视,一按遥控板,是自己演的《仙剑奇侠传》。一按遥控板,是自己演的《神话》。一按遥控板,是自己演的《射雕》。

看着自己的表演,胡歌越看越心惊。“8年了,我的演技几乎没长进。”

那天晚上,胡歌失眠了。

他半夜爬起来,去虹口足球场跑步。跑完,他在微博上写了这样一句话:“一口气绕着虹口足球场跑了十几圈,今天绕公园跑,天黑思路特别清晰,但仍然想不明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怎么还在绕圈。”

这个情况让胡歌惊慌。

他原以为:“当一个演员,只要认真就好了。”

现在他发现,光认真还远远不够。“怎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演员呢?”

这个问题从此就成了悬在胡歌心上的石头。

终于有一天,他偶然看到了一句话:“演员最终拼的是文化。”

他全身一颤,如遭雷击。于是他对公司说:“我想沉淀一下。”

很多人觉得胡歌特傻,演了《神话》后,红透了半边天。

剧本如雪片般飞来,每接一部戏,那都是上千万。

但胡歌却说“要沉淀一下”。蔡艺侬有点无奈,但还是答应了。

谁都没想到,胡歌接下来干了这样的三件事。

第一件:读书。读《罪与罚》《局外人》《活着》……“这场车祸就像上天的恩赐,让一直无法静下心来思考学习的我,终于有了时间去充电。”

第二件:演话剧。出演赖声川的《如梦之梦》,出演徐俊的《永远的尹雪艳》。演话剧不挣钱,一场才1000—1500元。

但胡歌把整个人都泡在了话剧里。“演话剧是提升演技的一个有效途径。拍电视剧可以出错,然后再来一次。但话剧不行,观众就在台下坐着,你必须把每个表情都一次性做到位。”

在这一年多的演出里,胡歌演技突飞猛进,他凭借《如梦之梦》中的“五号病人”,斩获了“第二届丹尼斯最佳男演员奖”。

第三件:思考。“出车祸之前,我比较浮躁。没有愿望去真正认识自己。车祸把我撞离了原本的轨道,让我可以安静下来审视自己。”

胡歌甚至有点感激那场车祸,“如果不是那场车祸,我已经成了泡沫。现在我只想低下来,做个真正的演员。”

从此,有句话就挂在了他嘴边:“皮囊坏了,就用思想填满它。

他身上那股浮躁之气消失了。

微信图片_20171221110644.jpg

胡歌演出《如梦之梦》时,台下经常坐着两位观众。一位是孔笙,一位是李雪。这两个人就是《琅琊榜》的导演。多次观看胡歌的演出后,两人心里都有了一个决定:“没有人比胡歌更适合演梅长苏。”

于是,沉寂两年之后,胡歌在2015年出演了三部电视剧:《琅琊榜》,《伪装者》,《大好时光》。

这三部戏,部部大火。

胡歌的表演,更是“细腻大气”,所以一举拿下了国剧盛典“最佳男演员奖”、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奖”、中国电视金鹰奖“观众喜爱的男演员奖”、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最具人气男演员奖”等多个奖项。

2016年金鹰节颁奖典礼上,胡歌说了这样一段获奖感言:“我的第一部戏就是跟郑佩佩老师合作的,那时候横店已经是深秋,天气很凉,而郑佩佩老师拍戏没有助理,有一场戏需要她躺在地上演,在剧组布景布光的时候,她就躺在那里半个小时,没有任何怨言,这让我知道了演员在现场应该是怎么样的。

我还要感谢林依晨,她对我说过两句话,是在我们拍摄《射雕英雄传》的时候,第一句话,她说,演员演戏是一个探索人性的过程。第二句话,她说,她是在用生命演戏。这两句话我会记住一辈子。

我昨天非常有幸的和李雪健老师,同一班飞机来到长沙,李雪健老师德高望重,这么高的年龄,他只带了一个随行人员,我很惭愧,我带了三个,而且体型都非常壮硕。他让我明白了生活中一个真正的演员是什么样子……”

从这一段发言里,可以明显地感受到——胡歌脱胎换骨了。他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是劫后余生对命运的感恩对人生的敬畏。

胡歌特别喜欢《琅琊榜》中的一句台词:“既然你活了下来,就不能白白的活着。”他觉得这句台词,就像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既然从车祸中得以活下来,那就要活出意义。

微信图片_20171221110703.jpg

他在微博上这样写道:“一睁一闭眼,相隔已八年。回不去的容颜,求不来的蜕变。”原来上帝在我脸上开的一扇窗,是为了让更多人看到我的内在。

喜欢画家陈丹青的一句话:“在最高意义上,一个人的相貌,便是他的人。”

所以说,最高级的整容,其实是整心。

如今谁还会在意胡歌皮相上的瑕疵呢,

他的思想已填满皮囊,

入骨入心,充沛丰盈。

“要学演戏,先学做人。”这是胡歌新的追求境界。

唐人影视这几年经营得并不太好,刘诗诗走了,袁弘走了,蒋劲夫也和公司打了官司。

英皇想来挖胡歌:“承诺一年几部电影,作为影坛巨星来打造,给出了近乎天价的片酬。”

但胡歌拒绝了:“我对唐人有特殊感情。”

随后,华谊又来挖胡歌,依然给出了各种诱惑条件,

但胡歌还是拒绝了:“我对唐人有特殊感情。”

究竟是什么特殊感情呢?

在综艺节目“鲁豫有约”上,胡歌道出了实情:“我出车祸后,公司跟我说:我们不换人,我们就等你。”就为了这句话,他要报恩。

出车祸后,大家以为胡歌会责怪司机。有人问他:“你还聘请小凯么?”胡歌回答:“当然用啊!”“你不怪他啊?”

胡歌说:“全世界都可以怪他,我不能。”

张冕去世后,胡歌去了好几次云南。他以张冕的名义,捐建了好几所希望小学。胡歌说:“那一天不换位置,死的就是我。”

这就是重情重义的胡歌。

他喜欢陈道明的一句话:先做人,后演戏。

“没有谁的皮相可以永远不老,可是美好的品行,却可以令一个人即便在皱纹丛生之际,依旧美丽如初。”

2015年出演了三部大戏之后,2016年,胡歌打电话给蔡艺侬:“我要休息一年,不打算拍戏了。”蔡艺侬问:“为什么?”胡歌回答:“演戏不能一直往外掏东西,需要有东西沉淀下来。”

他一沉淀,就真的沉淀下来了。有五档真人秀节目请他出山,他拒绝了:“对不起,我不适合。”这一拒绝,就是近亿元损失。

很多品牌出高价让他拍广告,“对不起,这种我不接。”这一拒绝,也是数千万损失。朋友叹息:“你这是把钱往河里扔啊!”

胡歌只是笑笑。

微信图片_20171221110707.jpg

后来,他在微博上这样写道:“如果我能够有机会踏踏实实地学习沉淀,

我愿意放下眼前的所有。如果我能够变成我想象中的自己,不辱上天的使命,让重燃的生命之火发挥更大的光和热,我愿意放下眼前的所有。

他觉得:我是一个演员,而不是明星。拿作品说话,才是一个演员该有的样子。所以除了作品,他从不打扰我们。

胡歌远离娱乐圈的聚光灯后,去读书,去摄影,去旅行、去留学,去演话剧。去做公益,去做慈善。

他说:“懂得空,才会满;懂得退,才会进。”

于是,2017年,他又带着《猎场》归来了。

有人问他:“你下一部作品是什么?”

胡歌笑着说:“我自己。”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我们每个人最好的作品都是自己。

你的相貌,你的文章,你的才艺,

不过都是你赋予自己内在的样子。

责任编辑:
返回唐尧网
1

我要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最少{{pcommentminlength}}字符,最多{{pcommentmaxlength}}字符,已输入字符:{{pcomment.length}}

全部评论

  • {{m.content}}
    {{m.posttime | date:'yyyy-MM-dd HH:mm'}} {{commentcount-$index}}楼 / 共:{{commentcount}}楼
  •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