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保定新闻、雄安新区新闻线索征集 Tel:0312-5901137
唐尧网> 文化

雄安工匠邓春江

文章来源:古今雄州 | 发布时间:2017-07-20 18:01

唐尧网保定7月20日电 大雄宝殿、少林寺山门、钟楼、鼓楼、木牌坊……一堆不起眼的木头,在雄安新区雄县工匠老邓的手里,却变成了一件件玲珑别致的微缩古建。

图片8.png

在2017年的盛夏时节,我们摄制组慕名来到老邓的陈列室,一件件逼真的微缩古建筑整齐地排列在一起,构成了一组古建筑群。“这座大雄宝殿是我的第一件作品。”老邓指着最里侧一座模型说,这件作品在2010年开始制作,原型是五台山上的一座庙。整座模型约一人高,整体保持着木料原本的朴实色调而又不失光泽,从远处望去,颇能显出古典中式建筑的恢弘与肃穆。除了个头小,他的模型和原建筑别无二致:大殿正侧门均可以自由开合,门窗都采用了镂空手法进行雕刻,通透而精致。屋檐下的斗拱交错,向外挑出,每个檐角上都装饰着神兽,檐角下面则挂着铜铃。

图片9.png

老邓,叫邓春江,今年62岁,是雄县雄州镇一位土生土长的农村木工。不过在他的心里,却有一个很大很大的世界,就是把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古建筑按比例缩小,搬到自己的创作室。

老邓是“老三届”,生长在所谓“既要学工,也要学农”的时代。在上学期间,他就选择了木工班,整天倒腾的是锛、刨、斧、锯。15岁初中毕业后,老邓依然痴迷于木匠这个行业,他先后跟过两位师傅做学徒,历经几年的时间。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谦虚好学、善于钻研的老邓很快成长起来,却由于种种原因,没能继续从事这个行当,不过对这门手艺的热情却从没随时间流逝而减退,直到如今年过花甲,他仍能潜心研究,作品迭出。

图片10.png

来到老邓的古建模型陈列室,简直就是走进了一个微缩的古建群。最前面的是一对儿鼓楼,通体殷红,正是中国古建筑中最庄重高贵的颜色,再看它户枢瓦檐,每一处都精致至极,无论是自由开合的殿门,规矩严格的窗棱,还是小到寸高的门槛,对称工整的对锁,甚至上扬的屋檐、威武的神兽……每一处都做足了功夫。鼓楼后面陈列的依次是少林寺山门、牌楼和钟楼,每一件都可称得上是精品,每一件都让人感受到它们所凝聚的作者的心血。

然而,最让人惊叹的是,所有的建筑结构,大到梁柱,小到窗棱,全部采用的榫卯结构,即不用一颗钉子,完全靠榫头和卯眼相连接。在老邓的工作室,地上堆着长短不一的木材,台面上摆满了一个个接榫部件,最基本的部件都是长不过十几厘米,宽度、厚度不过一厘米的木条。老邓说,这些都是他一锯一锯地切割,一下一下地刨平,又一刀一刀地刻出榫头和卯眼,再一根一根地插接起来的。他拿起木条,三下几下,一个最简单的部件就呈现在眼前。他布满老茧的手指却有着一般人难以企及的灵动,让人不难想见这功夫背后的艰辛付出。

图片11.png

邓春江说,他所有的模型都是靠木制构件之间的凹凸结合组装在一起的,也就是“榫卯技术”,“每一件作品,从柱子、门梁、斗拱到窗户、门,一颗钉子都没用。”这些模型,都是用一些不过10余厘米的细碎零件一点点拼装而成,每个零件都是靠邓春江手工制作。邓春江随意拾起一件十几厘米长的拼装构件。“这一块部件得用30多个零件拼成,做一件成品,估计得用上几十万片零件,一两年的时间。”

图片12.png

那么,是什么让老邓几十多年的时间,执着于此的呢?老邓说:“这么大年岁了,又赶上改革开放的好时代,这么做一不图名二不图利,就是希望给子孙后代留下点东西。现在除了高校里开设古建系,给学生们传授知识,民间基本很少有人学这些东西了,可以说,到了我这个岁数,下面没人继承我的手艺了,我儿子都不学,所以我想趁着现在还能动,给后人们留下点东西。”老邓的述说朴实真诚,不由让人心生敬意。听老邓说,每年都会有高校学生来他这里实习,他记住的就有河南科技大学、河北科技大学、西安汉中等高校,还有蒙古国乌兰巴托来的,都是学习请教他的技术的。老邓说学生们理论知识学得好,但是动手能力就差些了,曾经有一个和孔明锁差不多结构的物件,他让学生们拆开,只有一个在清华古建系在读的大四女生做到了,老邓感慨这已经很不容易了。他说:“留给后人们这些东西,都有败笔,是希望后人们能研究,去破解,这样才能进步,才能突破,才能传承。”

老邓告诉我们说:别看木工活小,学问大着呢。比如这榫卯结构,可是我国古代工匠集体的杰作,千百年来,我国许多古代建筑都成功地经受过大地震的考验,如天津蓟县独乐寺观音阁、山西应县木塔等,其奥秘正在于此。老邓还感慨古人的建筑智慧,他说古人们建房,都是以“人”为本的,结构完全是根据人的需求计算的,比如寺庙房檐的设计,古人是根据天气设计的,“五级风后是中雨,不能淋湿我僧衣”,即中雨时候屋檐下晾晒的僧袍是不能被打湿的,屋檐是要能抵挡斜风细雨的。是啊,对一个合格的木匠而言,必须做到管中窥豹,才能掌握整个建筑的规模。古人们没有现在这么发达的科技,但是他们却能从实践中去摸索、去总结,形成自己的理论,于是天干地支、五行八面、子午线等等都成了古人们的度量衡。老邓说这一点是国外远远做不到的。原来经人介绍,老邓对古建的成就早已名扬四方,先后有日本、蒙古等国家的专业人员及爱好者前来拜访他,意欲高价收购他的作品,但都被老邓一一谢绝了,用老邓自己的话说,这是中华文化中的精髓,怎能随意让他们窃了去!

图片13.png

现在,邓春江正在制作一对需要600000片零件的“日月塔”,他在微缩古建筑之路上,还有着更多的计划。“我还有很大的热情,想做出更多的古建筑微缩景观,留下来,让后人去研究、去发扬。”

图片14.png

是啊,几十年的岁月磨砺,并没消磨掉邓春江对木工的热情,花甲之年的他再度拾起了年轻时曾痴迷的手艺,一发而不可收拾,简直成了“木痴”。就是这样小小的一个木工,也可以有自己的一种坚守,他不为金钱所改变,也不会为利益所撼动。正是这种坚守,让老邓的手灵巧中透着稳健,于是才有了那些岿然挺立又灵动飞扬的楼台殿塔;也正是这种坚守,老邓的心才能平静又坦然,这不正是我们所需要的那种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吗?

来源:古今雄州

返回唐尧网
1

我要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最少{{pcommentminlength}}字符,最多{{pcommentmaxlength}}字符,已输入字符:{{pcomment.length}}

全部评论

  • {{m.content}}
    {{m.posttime | date:'yyyy-MM-dd HH:mm'}} {{commentcount-$index}}楼 / 共:{{commentcount}}楼
  • 加载更多